in News

演员颜丙燕丨我期待什么样的电影节和表演?

Di Pubblicato Settembre 04, 2020

北京国际电影节来到了第十个年头,十是一个特殊的节点,而这个第十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难忘的一年。

前半年受疫情影响,我们不得不与影院暂时告别,在等待中体会着难以割舍的思念。幸好,从春天到秋天,我们还是等来了影院重开,等来了北影节。

8月23日,北京国际电影节首位“天坛奖”最佳女主角颜丙燕也来到了第10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十年·如影”论坛,与大家分享了对电影、电影节的感悟。

很多观众是通过电影《万箭穿心》认识颜丙燕的,这部根据方方同名小说改编的小成本电影因出色的情感张力和人文关怀,被评价为“2012年最好的华语片”。论坛上,颜丙燕回忆,凭借这部电影第一次接触北影节,拿到“天坛奖”是幸运的鼓励。

 

yby 1.jpg

 

去年和她在《万箭穿心》中合作的年轻演员李现人气暴涨,很多李现粉丝翻出了这部片子,也被颜丙燕的演技折服,同时也惊讶于此时才认识她。作为演员,颜丙燕很低调,鲜少在拍摄之外有曝光,也由于对表演的高要求,她在《万箭穿心》之后的产量并不高,但她始终关注着电影,对于北京国际电影节,她提出了希望更有节日气氛的期待,“电影节不只是电影人的事。节日气氛浓的话,能够吸引到除了电影圈的更多观众。”

对于本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颜丙燕则说对李安等大导演的大师班讲座很感兴趣,“我觉得这个可能对于很多电影爱好者、业内电影人来说,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反正我是很想去听一听的。”

论坛结束后,拍电影网Pmovie也有幸参与到对演员颜丙燕的采访。她和大家畅聊了对当下表演,对当下电影行业的看法。

 

yby 2.jpg

 

Pmovie:您如何看待这两年电影行业的变化?您觉得演技好的演员是否迎来了春天?

颜丙燕:我觉得还在发展过程当中,毕竟前几年的节奏太快了,很多的资金融入电影行业,导致一些不专业的现象出现,所以才会说是不是这两年“迎来了春天”,其实只是一个正常的曲线吧。

电影观众越来越聪明,他们的视野、对电影的理解力和渴望是不光停留在表面的。另外能够沉淀下来、在行业里坚持的都是更注重影片的质量、深度的电影人。

Pmovie:您觉得什么样的电影是好电影?

颜丙燕:好的电影这个概念挺大的。电影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艺术形式,可能80%的人都觉得好的一部电影,依然有20%的人表示没看懂。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教育背景都不一样,好看的电影表达的主题是更鲜明、更强的,能够感受到、体悟到的人就会觉得太好了,太对了,可是没有经历过,没有感受到的人呢,看了可能就会觉得莫名其妙,觉得“这有什么可说的”。

电视剧通常是观众需要什么,爱看什么,我们就聊什么,过去了就过去了,但是电影不是。电影是一个理念,一种感情,是永久的。可能某一部电影你现在看觉得没什么,五年后翻出来,天哪,你发现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这就是电影的魅力。我们都不在了,电影还保留着,还在。

 

yby 3.jpg

 

Pmovie:今年上半年有一个征集意见出台,就是导演、编剧、演员、摄影师开始评职称了,您觉得这个职称对这个行业有什么意义吗?

颜丙燕:说实话,我觉得挺难的,因为怎么衡量几级?是拿奖项来衡量,还是拿数量来衡量?从质量上来说,就像刚才说的,再好的影片也有人说不好,再不好的影片也有人看。

Pmovie:您是北影节第一届的影后,现在北影节已经来到了第十届,您在这期间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颜丙燕:我不是一个产量很高的演员,经常有时候一年也不拍。看了很多个剧本,没有看到使自己“汗毛孔张开”的,索性就不拍,但是也从来没停止过。有些人说你要是不拍干脆去生个孩子算了,一年时间也够了。

我说“啊?那是不一样的。”我这一年即使不拍,看了几十个剧本,我还是在工作中的。

 

yby 4.jpg

 

Pmovie:您在“十年·如影”这个论坛上最想表达的观点是什么?

颜丙燕:我最希望的是电影节能够真真正正地起到电影节的作用,就像刚才聊的,电影节最棒的作用就是每一年我们把最新、最好的电影推广给全世界的观众。它如何好?它为什么好看?我们的电影人是怎样做的?让更多的观众知道,让电影更贴近观众。这也是我说的,希望电影节更落地一些,更有节日气氛一些,让更多普通观众知道,电影节是属于每一个人的,那么可能会形成更好的良性循环。

北京国际电影节从最开始北京国际电影季的时候,就很专业,越是好越是专业呢,就越希望它的作用会更强。更像过节一样,大家就可以记住每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在怀柔,是几月份。到了这边有住宿休闲的地方,观众可以挑选很多部电影,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好看的电影。

观众和电影人、电影节三方的互动,电影越好看,观众越高兴,电影节就越热闹。

Pmovie:过去您一直在尝试不同的角色,未来期待挑战什么类型呢?

颜丙燕:各种类型我都挺想试的。做演员的乐趣就在于此。可能以前你完全不能理解的那一类人,那一类职业,通过角色,你会去挖掘她、理解她。哪怕她是一个坏人,她为什么坏,为什么会去做这样的事情。随着分析,自己内心的窗户一扇一扇地打开,人会变得更宽容,再去演新的作品,就发现自己更丰富,塑造人物就更立体了,它不是单一的。

作为演员,我们尽可能多地去尝试不同的类型。哪怕是失败了。没演好就没演好嘛,演臭了就演臭了,但是你努力了,尽力去体会了,之后去分析为什么不好,错在哪了,就知道下次往哪努力了。这个东西就是你不断地尝试、学习和再实现。

 

yby 5.jpg

 

Pmovie:疫情对很多行业都产生了影响,尤其是影视行业。想知道疫情对您的工作产生了什么影响,或者是否对您的创作有新的启发?

颜丙燕:我本身是一个产量很低的演员,每年作品很少,疫情其实对于我个人而言呢,区别不大。当然,确实有之前谈好的项目因为疫情的原因往后延、开不了机或者撞在一起的情况出现。

对于全行业来说呢,这一定是一个灾难,但这种灾难已经发生了,我们可以考虑如何在现在的情况下重新开始。其实前几年过于膨胀的状态经历过这段以后冷静了很多。现在比较自信的、重新开始的团队,都是相对靠谱、实实在在的团队。

Pmovie:您拍戏有很多必须遵守的原则,比如说不同时拍两部戏,不接受配音等,这些原则您现在还在坚持吗?

颜丙燕:是的,还在坚持。

Pmovie:那这会使您错过一些比较不错的作品吗?错过是否会令您感到焦虑?

颜丙燕:确实错过了从目前来说很火爆的一些剧,而且很多。但是呢,让我重新再来,重新选择,我依然还是会这样做。因为坚持这些原则并不是我要求过高,只是作为一个演员,这是应该守住的一些基本的条件。

比如说同期录音——在表演当中声音非常重要,你此时此刻的情绪,你说话的语气,你声音的调值和音色,可能会给观众传达不一样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后期配音,哪怕是自己配,都和现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那种生动、鲜活的东西就会损失很多。因此我坚持同期录音,为这一条,我错过很多戏,包括我现在还没去过横店。横店那个拍摄场地,它确实很难做到同期录音。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吧,我要求自己的每一部戏表演是完整的,哪怕是我演得不好,但是我没有退路,没有借口。

比方说我哪个电影演得特别难看,我不能说自己因为什么什么演不好,只能说是自己当时的能力就到这里,我会去自检,我为什么演那么差,原因是什么,我会去拉片子。检查出原因后去改正、调整,在下一部作品当中我会希望有更好的展示。

这是一个演员做这份工作的乐趣所在,也是自己可以保持对这份工作的热爱的一种方式。就是不要把它变成一个唯一的赚钱的手段,或者是赚取名利的一个踏板,那就跟热爱没有关系了,热爱的就是其他东西了。

还是要保留对这个工作的热爱的纯粹,才能长久,才能坚持下去。哪怕一年没接到戏,依然还能够热爱。如果变成了赚取名利的一个踏板,可能就会容易心理失衡,很难继续。

 

yby 6.jpg

 

Pmovie:除了刚才您提到的守住作为演员的职责底线以外,您觉得什么样的演员可以称作成功的演员呢?

颜丙燕:演员这份工作确实就是身在名利圈当中的,如果你做演员就是为了出名,就是为了拿奖,那反而会越来越远。这样你做这份工作的时候会一直想“我怎么才能拿奖”,“我怎么才能出名”,而不是作品本身,角色本身,戏本身,这就偏离了,这就南辕北辙了。

其实我也拍过一些国内观众没能看到的作品(没能在国内公映),但是依然会很开心,因为我回忆起拍摄过程当中有“汗毛孔张开”的时刻,我爱的是这件事本身,是表演的过程。

成功与不成功,什么是成功呢?我拍了一部电影,哪怕有十个观众认可,那也算是成功啊。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分寸一个度,你的满足点在与哪?如果你爱的是这个工作本身,你很容易就知足了,很容易就快乐了,很容易就成功了。

如果你要的不是这个,那成功太难了。你挣多少钱是成功?需要多少人拥护才叫成功,要拿多少个奖才是成功,无边无际,自己也不会快乐。

Pmovie:年龄焦虑一直是最近讨论度很高的话题,但是在您身上好像一直都没有发生过,您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呢?

颜丙燕:每一个人都怕老,都希望自己永葆青春。但是没有人能阻止皱纹不出来,没有办法阻止肉肉长在腰上。对我来说,我尽可能地去努力,去健身,使我能够身体健康,一直保持工作状态。

但是作为演员最好的状态是“我不怕老”,到了什么年龄我能演什么年龄的戏,不需要说到了这个年龄做不了这份工作了,能够完成这份工作反而是没有这份顾虑的。

我基本上一直是按照自己的年龄在演戏,除非是跨度很大的。比如说《爱情的牙齿》,我那时候33岁了,他让我演十六七岁,吓了我一跳,我说我演不了的,我演不了十六七。但是这个剧本实在太好看了,最后模糊了一下年龄,好在她(角色)也只有第一阶段是这么年轻的状态。我就和导演提条件,我说你不能限制我笑、限制我哭,你不能说“丙燕,稍微收着点哭,皱纹出来了”,你要是嫌弃我的皱纹我就不演。导演说不嫌弃。当时演完之后其实还好。

但如果现在要我演一个十六七的角色可能就不接了。对这个职业来说,年龄不应该成为焦虑的。可能我在意的点不在这里。我觉得一个演员掌握了最基本的技能后,在生活当中经历得越多,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演出来的角色是更有意思,更有魅力的,是会打动更多的人的。

千万别退回去,退回去的话你呈现的某些角色未必有现在丰满。所以我还好,没有这个焦虑。

 

yby 7.jpg

 

Pmovie:您觉得现在中国的电影是否欠缺一些对女性的关怀,或者是女性审美的多样性?

颜丙燕:其实不缺吧。现在各大电影节好像都有女性专题,当然女性这个话题一直存在,一直存在的原因是女性在生活当中角色的复杂性。女性比男性多了孕育的能力,因为多了这个能力,就多了很多问题,包括在婚姻、家庭、事业中。我们一直在讨论,现代女性真的结了婚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吗?还是应该坚持有自己的职业,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家庭?还是把孩子交给父母,夫妻俩一起去上班?

但是每一个家庭有每一个家庭的状况,每一对夫妻有每一对夫妻不同的情感基础、情感经历,每一个人的性格又不相同。所以它是千变万化、无穷无尽的。

女性是柔软,但也有柔软的强大,这股力量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怎样才是完美的,是每一个女性、男性都应该去讨论的。

所以现在关注女性的电影很多,电视剧也是这样,像最近,我感觉是比以前都多了。这个话题是无穷无尽的。

Letto 786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