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ews

张艺谋一生只拍一次的作品,分析《有话好好说》传递的"严肃寓言"

Di Pubblicato Luglio 17, 2020

《有话好好说》是张艺谋真正意义上走进城市题材电影的第一部。是他全面进军城市的发端之作。

张艺谋在规劝城市,也在警示世人。他艰难地走出与城市对话的第一步,这种对话可以说仍带有乡村与城市对话的性质。拘谨、宁静的张艺谋,在城市对话的怪圈中,探寻出第五代导演的全新道路。谁占领城市,谁就可以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张应辉《福建艺术》

《有话好好说》从里里外外,都透露出冯小刚式的京派幽默味道。相较于从前习惯在西部大环境下,以乡土作为叙事背景的早期张艺谋作品,《有话好好说》显然是他开天辟地的另类之作。于农村乡土题材,张艺谋是中国同级别导演中的顶级导演。无论是引发社会群体认同,还是寻求国际社会的认可,张艺谋都无愧于"国师"之名。

但是《有话好好说》,被视为张艺谋的另类产物。从前有人就《有话好好说》采访张艺谋,比起自己的早期作品来说,该如何看待他的全新产品。张艺谋只是淡然的向提问者说道:"都是自己的孩子,你说谁好谁坏?"话语当中,我们仍旧依稀可以辨别出从前的那个质朴导演张艺谋的态度。

对于《有话好好说》,即便是素来电影工作者苛刻的官媒《人民报》,都罕见的给予高度赞美。这部影片之所以能够得到如此高的评价,离不开张艺谋电影创作回归当代的做法。

写实叙事手法,是他素来善用的一种叙事风格技巧。只是由于过分沉迷于乡土题材创作,在改革经济时代的浪潮之下,张艺谋的电影明显和观众产生脱节感。而"失语症"的问题,随着《有话好好说》的上映终于迎来最好的解决方案。

 

kc 1.jpg

 

第五代导演的兴起,离不开电影艺术的解放和思想氛围的开放。只是当第五代导演都还成就在昔日大集体时代下的乡土情怀时,张艺谋已经选择紧跟时代做潮流的追溯者。城市之下的小人物,张艺谋在京城找到全新的幽默叙事方法。他原本固守的写实主义,并没有因为过分压抑严肃导致和京派幽默相冲,反倒是在融合之中找到张艺谋未来发展之道。

1、 新锐的影像镜头语言,在严肃叙事结构中迸发出新活力
《有话好好说》剥开晃动的镜头语言,诙谐幽默的台词设计,以及以京派幽默作为积淀的叙事风格。翻看这部片子的本质,实质上仍旧是张艺谋式的"严肃寓言"。这是张艺谋惯用的手法,以故事讲时代寓言,最后在影院落下帷幕之后给予观众思考的新角度。迈出这一步改革,是所有人都未曾亮相过张艺谋会做的一点。

 

kc 2.jpg

 

原本的张艺谋,是一个宁静、拘谨的叙述性导演。他的镜头语言设计,堪称史无前例的精致和艺术。《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红高粱》每一部作品都是张艺谋绘画艺术和摄影魅力的完美结合体,如果说从前的张艺谋是一个十足优雅的艺术家;《有话好好说》中的张艺谋罕见的暴露出自己不为人知一面,晃动的镜头带有明显的冲击性,让所有人跟着张艺谋的叙事情感随之变换。

晃动的镜头带来的冲击感,一直是爱森斯坦等人最为强调的电影艺术所需要的感觉。在东欧和前苏联的电影当中,这样的风格类型显得非常常见。新技术和旧电影制作工艺得以碰撞,社会的躁动气息被导演作为阐述社会的工具。每个人对于"晃动镜头"使用的寓意各不相同,而张艺谋无疑是最为特立独行的一个。

 

kc 3.jpg

 

《有话好好说》的叙事逻辑本身,实际上简单纯粹并且充斥着严肃的哲思和探讨。一个市侩的小市民、一个斯文的知识分子、一位身居高位的大老板,三种不同的人却在影片起承转合的推进当中,完全走上截然相反的道路。他们从前的选择,最后成为对方无奈之下的唯一最优解。张艺谋在荒诞和突兀之下,藏得仍旧是自己善用日本电影"轮回"、"罗生门"的这厮探讨。

2、 "第三者介入",主观性电影如何充分调动观众情绪
张艺谋《有话好好说》另外一个特别之处,在于他是一部优秀的"导演电影",全片当中充斥着主观性的情绪和躁动。通篇叙事之下,留给观众的缓和点少之又少。往往一个矛盾高潮刚刚结束,晃动镜头和张扬的音乐选择,直接便将观众的视觉调动到全新的矛盾之中。呼吸感,常运用在电影镜头语言上的表现。张艺谋却在镜头之上,把呼吸感延伸到叙事逻辑之上。

 

kc 4.jpg

 

电影是蒙太奇的拼凑艺术,导演更像是一个精致的裁缝,随时掌握精神世界所需要呈现的物化效果。在此之上,欧洲电影学者研究出主客观电影两种拍摄思路手法:

前者强调情绪调动,展现的是导演个人精神世界的表达,常见于法国新浪潮电影等流派的拍摄。
后者更重视内敛和克制,单纯只叙述故事强调调度上的疏离感,尽可能的让观众和导演的精神世界产生隔阂。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思路,但是要表现和呈现出感觉,一直都是许多导演毕生的追求。张艺谋在《有话好好说》中,最令人惊艳的便是他将镜头作为"第三者介入",把主观电影的叙事逻辑情绪充分调度。实际上《有话好好说》的镜头晃动,更多是为叙事逻辑线服务。剧中人一旦进入亢奋的状态,镜头的混乱和晃动感会更加明显和突兀。

 

kc 5.jpg

 

与其说镜头本身是为了记录故事,倒不如说镜头扮演一个看不见的"第三者"。拉拽感和紧凑叙事的感受,便是为了将镜头作为观众的眼睛,打破传统窥探式的叙事视角,呈现出一种更为直观的参与互动式电影体验。不严谨的说,张艺谋一套组合镜头叙事设计,为的就是呈现出平面电影的非视觉3D感。

3、 都市框架之下,熟悉的张氏寓言升华
① 京派幽默的表皮,背后仍是充满乡土气息的张艺谋
对于《有话好好说》这部张艺谋的都市题材开山之作,许多人都表现出极大程度的包容。虽然它有着许多的问题,过分追求镜头参与感的作用,放弃原本的电影工业规整构图的表现力。但是能够在北京城内,循迹出现代中国城市味道和迹象,许多人对于张艺谋都报以极高的评价。这对于一位脱胎于乡土的导演来说,确实是一次痛苦的挣扎和蜕变。

 

kc 6.jpg

 

但是如果抛去京派幽默的设定,冯小刚式的荒诞喜剧解构,实际上这部片子藏在背后的仍旧是那个熟悉热爱探讨寓意的"国师"。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人物选择和结局设定上,张艺谋再次拿出熟悉的宿命和轮回设定。用一个极其工整对仗的结尾,表现出对于都市人群的浅思考。这些东西的本质,仍旧是只有张艺谋会探索追求的高品质。

② 严肃还是荒诞,张艺谋作为导演的自我纠结
张艺谋面对《有话好好说》这样一部都市题材创作片,实际上背后自己仍旧表现出极大的纠结和痛楚。伤痛和严肃,是习惯拍摄正剧的张艺谋最惯用的表现手法。当城市和新青年要求国师拿出幽默迎合市场,他一边努力迎合市场,一边尽可能的保持着自己一贯的严肃对话社会的风格。

 

kc 7.jpg

 

这也是《有话好好说》中,特别让人感到奇怪的一点。许多人认为张艺谋的叙事选择不够彻底,荒诞之中又不同于西方的纯粹幽默,情欲和严肃探讨又不同于王家卫式的写意浪漫。作为乡土导演的张艺谋,在努力的寻求市场和个人价值观的平衡点,殊不知这种刻意的平衡反倒造成两极化评价频繁出现。

结语:一生只拍一次的作品,《有话好好说》瑕不掩瑜
对于《有话好好说》,在当时专业影评人更多报以是肯定的态度。第五代导演进入到经济改革时代之后,已经严重出现和社会极度脱节的情况。他们被社会称之为患有"失语症"的文艺青年,过分私人化的封闭人群。为求寻求改变,张艺谋率先拿出自己的《有话好好说》证明,自己并非不会表现城市情欲。

但是这种带有明显对抗性的作品,本身还是无法摆脱张艺谋的个人特点和标签。

但是对于张艺谋本人来说,《有话好好说》最终的目的是证实自己能够拍出幽默风趣的荒诞喜剧。而并不是需要证明都市题材,将会是自己长久以往的耕耘土地。显然那个习惯讲寓意,表现张力的张艺谋,才是更受社会爱戴的"国师"。

Letto 3078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