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ews

突如其来的享受!意大利没了游客,倒发现没人挡着欣赏名画太爽了

Di Pubblicato Giugno 10, 2020

上周,尽管意大利解除了为疫情所设的限制,并向游客开放了边境,该国举世闻名的博物馆和文化景点仍只接待了少量游客。

意大利人现在只需提前几天预订,就有机会欣赏本国博物馆里的杰作,而不用等几周或几个月。

 

itatr 1.jpg

 

周中一个晴朗的早晨,意大利艺术爱好者玛丽亚·格拉齐亚和她两个十几岁的儿子站在梵蒂冈博物馆外,等待关闭了三个月的高高的拱形大门向公众开放。

在封锁之前,她和她的家人会排成一排,沿着梵蒂冈城的城墙一路排队排出去数百米。今天,队伍只有几米长。

这位罗马居民说,“30年前我来过这里一次,但我的儿子从没来过。”

她说,“以前要来逛一次,过程太复杂了。”

3月初,意大利全国范围内实施了封锁,它是欧洲第一个实行封锁的国家。新冠病毒在意大利已造成近3.4万人死亡,而疫情还造成了社会孤立、居民失业和对该国经济前景的深切担忧。

在刚刚重新开放的梵蒂冈博物馆的首批参观者里,一位本地游客帕特里齐亚·波吉说,“我来过这里六、七次了,但这是我第一次在没有与人群搏斗的情况下看到这些艺术品。” 她在罗马附近的卡皮托利亚博物馆担任管理员。

 

itatr 2.jpg

 

趁着此时游客稀少,波吉很想看看米开朗基罗风格的西斯廷教堂,还有著名的古代雕像“拉奥孔和儿子们”,这是一件真人大小的大理石雕塑杰作,16世纪初出土,描绘的是神话里的特洛伊祭司和他的儿子们被海蛇袭击的情景。

梵蒂冈博物馆馆长芭芭拉·贾塔说,通常情况下,梵蒂冈博物馆每天平均有2万人参观画廊,高峰时则多达2.9万人。

相比之下,重新开张最初几天的预订人数在1000至2000人之间徘徊。三个月的闭馆让梵蒂冈损失了约人民币2亿元的门票收入。贾塔笑着承认她想念游客人群。但她说,对当地人来说,“这是来参观博物馆的千载难逢的时刻。”

 

itatr 3.jpg

 

为了迎合新的本地观众,梵蒂冈将白天的开放时间推迟了,以便罗马居民在下班后更容易参观;现在他们大多数工作日晚上8点关门,而周四和周五晚上10点关门。该馆还将团体参观人数限制在10人以内,并将团体参观的间隔时间延长到15分钟,以便遵守社交疏离的规定。

贾塔说,包括博物馆研究部门在内,都利用疫情封锁的机会改进了他们的网站和在线档案;还推进了一个埃及棺材项目的工作;并完成了对两幅壁画的修复工作,那两幅壁画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大师拉斐尔最后的作品,维修进程长达五年。

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也在鼓励意大利本地人前往参观。疫情发生前,一天内从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廊中走过的游客多达1万人。重新开放后的第一周,预约和日访问量平均每天约1000人,重新开放后的第一个周日达到2100人的高峰。

乌菲兹美术馆馆长艾克-施密特说,“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们还没有看到过这么低的数字。”像贾塔一样,他正在尽力挽回门票销售的损失——他们博物馆关闭85天,损失约为9500万人民币。

 

itatr 4.jpg

 

他说,“想要像现在这样在没有别人遮挡的情况下看到大师们的杰作,你只有回到陀思妥耶夫斯基、里尔克和纳撒尼尔-霍桑的时代才能做到。”他说的这3位都是19世纪的著名文学家,也是旅行家。

事实上,这一场新冠大流行导致的闭馆和重新开放都是该博物馆历史上极为罕见的。乌菲兹博物馆此前只关闭过三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66年佛罗伦萨洪水期间,以及1993年博物馆外的黑手党爆炸事件。施密特说,每次关闭后,参观者的数量都会激增。但他不希望在新冠疫苗出现之前看到这种情况。

对整个意大利来说,这是个坏消息。旅游业占该国GDP的13%。

但是,施密特和佛罗伦萨市长达里奥·纳德拉希望利用目前的形势来帮助改变游客参观这座城市和它的珍宝的方式。

例如,乌菲齐博物馆的门票现在已经捆绑销售,包括一些不太知名但世界级的博物馆,并且为那些游客待的时间更长、参观的景点更多的人提供内置折扣。

“在佛罗伦萨或威尼斯这样的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去参观的景点非常有限。所以在他们的地图上加上其他景点非常重要。” 施密特提到了参观人数少得多的考古博物馆和奥菲西奥·德拉·皮耶德博物馆,后者是美第奇家族在16世纪晚期建立的大理石镶嵌作坊,至今仍在运作。这两个地方现在都是乌菲齐门票的一部分。他还计划增加在不太知名的博物馆举办的戏剧和音乐活动。

施密特说:“来一趟意大利,游客可以不再只是匆匆走马观花,把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和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看完就走,不如去看更多、更深入的作品。”他说,“这有点像从快餐转变成慢食。慢食能让你收获更多。”

1986年,意大利发起了一项旨在保护传统食品的“慢食”运动,反对麦当劳进入罗马著名的西班牙广场。

 

itatr 5.jpg

 

欧洲国家在新冠大流行后,纷纷将“慢旅游”作为经济复苏的一种形式。佛罗伦萨市长纳德拉与欧洲各国的市长们高举“慢旅游”的旗帜,描述他们在疫情后的目标,并推动欧盟委员会设立专项基金,帮助文化和旅游城市变得可持续、有弹性和宜居。

在乌菲齐博物馆重开的当天,纳德拉戴上了一个三色意大利国旗面具,他说:“我们希望通过文化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在这场危机之后,我们希望改变这座城市的生活方式、经济和旅游模式。”

他说,佛罗伦萨的制造业和时尚产业蓬勃发展,它不像威尼斯那样完全依赖旅游业。然而他说,旅游业已经占领了它的历史中心,使它失去了多样化的当地生活和经济。

为了改变这一状况,纳德拉推出了一项新的战略,以财政鼓励在市中心开设企业,特别是手工活动;鼓励年轻夫妇买房;以及为国际大学设立校园。

他说,该市还将禁止每天从市中心开出旅游巴士,阻止新酒店的建设,并对新的餐馆和酒馆实行为期三年的禁令。像米兰和罗马一样,将铺设数公里的自行车道。

纳德拉说:“我们必须推销一种新的旅游方式,而慢旅游是一个很好的策略。如果游客每天只待三个小时,我们不希望他们只拍些照片,却不去博物馆或餐馆……如果你想了解佛罗伦萨,你必须留在这个城市,体验生活的感觉。这是我们在可怕的大流行之后诞生的新观点。”

Letto 2201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