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奖过去十天了,我很想念谢震廷

Di Pubblicato Luglio 10, 2019

我断然没有想到,十二年前在「超级星光大道」第一届十强当中,年纪最小的谢震廷会在十多年后,爆发出如此惊人的音乐能量。

谢震廷的两张个人专辑《查理 PROGRESS REPORTS》与《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并非具备业界指导性,却散发出他独特的音乐个性。

在第一届「超级星光大道」比赛中,林宥嘉、萧敬腾、杨宗纬在赛后呈现出绝对的三足鼎立状态,甚至厉害到他们接棒了以周杰伦、五月天、蔡依林、S.H.E 们所领衔的前一个流行乐世代。

当然,在厉害的“星光帮”三剑客之外,每个人一定还有各自的私藏选手。

我当时觉得安伯政会有成为下一个张宇的可能,能唱、有外形特点、又带着些大智若愚的憨厚性格特色,social 之类的演艺圈生存之道他更是不在话下,但后来听说安伯政开酒吧从商去了。

听听十二年前谢震廷的初试啼声,是不是一股时光感扑面而来?

倒是当年年纪最小、生于 1993 年的的谢震廷,在兜兜转转了快十年之后,在 2017 年以《查理 PROGRESS REPORTS》之“新身份”拿下了第 27 届台湾金曲奖的“最佳新人奖”。

elihsieh 1.jpg

2018 年底,谢震廷再度以《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专辑回到歌迷和媒体的视野,不仅拿下内地媒体《南方都市报》评选的年度十大华语唱片,今年更是大面积入围了第 30 届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年度最佳国语专辑”、“年度最佳专辑”等多个奖项都有谢震廷的名字。

台湾地区的媒体甚至在金曲奖开颁之前,押注谢震廷和李荣浩二选一得“歌王”,谢震廷被压上了 70% 的胜算率——另外 30% 胜算率是李荣浩。

elihsieh 2.jpg

谢震廷在第 30 届金曲奖上和“歌王”参加而过,结果是他身边一身白色套装的 Leo 王爆冷得奖

结果虽然是比谢震廷年轻了一岁的 Leo 王爆冷得奖,使得颁奖礼之前被各方看好的谢震廷成了第 30 届金曲奖的”无冕之王“;但这并不阻碍谢同学的第二张专辑《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依然值得被传播漫延的音乐好品质。

2007 年还是以十三岁少年身份参加歌唱比赛的谢震廷,到了 2019 年,已是快 26 岁的音乐有为青年了,是乐坛的中流砥柱,更是品质音乐的创造者与代名词。

《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在第 30 届金曲奖上的存在很独特,在这一届诸多音乐人以己之力观察并发表对诸多社会议题看法的音乐主题中,谢震廷和他的音乐作品确实扎扎实实从他自己出发,以个人童年时目睹过家暴、少年时深陷于抑郁、再到如今成年后渐渐能看开这一切,编唱出了一阙以音乐为抒发出口,与自我内心和解的“自传”式音乐故事。

谢震廷甚至因此值得成为一个“自愈系”的音乐人代表——以音乐抒发郁结的伤疤,再以音乐做自我疗愈。

所以我要说,谢震廷与《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专辑的好,是要分几个层次来体味的。

elihsieh 3.jpg

第一,专辑好在有着极佳的结构段落。

以“梦游”形式开篇,以《爱丽丝 1993》“故事有些莫名其妙开始了 ”为故事总起,再带领听众一步步听入情绪囹圄,而后借助不同形式的风格单曲走出情绪泥淖,可说是完成了非常有情绪起伏的音乐故事发展线。

第二,专辑的音乐不以“常规”的表现形式铺垫该有的音乐情绪,反而是以喜衬悲,很多首反向情绪力的铺排,才更令音乐与歌词文字背后的故事显得打动人。

《爱丽丝 1993》中就有谢震廷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过的种种疮疤,然而常与悲壮打包出现的弦乐并未在歌曲中有出现,只有谢震廷弹着吉他,娓娓道来了他悲痛欲绝的过往经历,令人心生出更强的悲悯。

专辑中后段中,两首情绪焦灼的歌曲接连出现,《小星星》和《塑胶花》高度凝结了人性情绪中嫉妒、矛盾、痛苦、自大、迷惘、抵抗、怀疑等各种负面,而后又在结尾《兔子洞》和《最想到达的地方》中渐渐引导情绪走向了光明的出口。

elihsieh 4.jpg

第三,谢震廷在十多年的音乐历练后,《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一以贯之的,是他把人生常态代入音乐之中的现实探索。

这张专辑你很难区分哪些歌是正向的鼓励,哪些又是负面的低压,几乎每首歌都混搭着灰色地带的情绪色彩,预示着你我他等千千万万个凡人未来的人生状态,也折返到我们出生最初时,以大哭表达痛苦与爱并存的状态。

第四,谢震廷在节奏型音乐当道的市场环境下,依然雕琢自我的吉他技艺,在专辑中弹奏出了很多考验弹奏技巧与节拍平衡感的作品,可说是个隐形的技术高手了。

歌曲与歌曲之间零散的音乐结构,更接近于叙事体的编曲与制作手法,把专辑从头到尾贯穿了一整个完整的“音乐故事剧集”。

谢震廷的想法和执行力都撑起了他如此异于常人的音乐动作,彻底完成了以音乐抒情和“自愈”的功效。

elihsieh 5.jpg

超越“好听”、直奔“好”字而诞生于世的《爱丽丝 Where Are We Going ?》,唱的是很多人不完美甚至疮疤堆叠的落魄生活——看似美好的童话故事,其实是残酷真实的现实体,有人认同到不能自己,也有人忍受不了从压抑到释放的痛苦临界点,可能听不完就会关掉这张专辑。

都好,都没关系,谢震廷没想凭借这样的音乐红到无法无天,他的角色心态、他的作品质感,更把他由此推向了音乐艺术家的身份与高度上。

至少,在流行音乐这一片疆土的犄角旮旯里,有谢震廷这一款给私人能提供品读自我的角落,亦是一方小小净土。

Letto 773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