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好声音的幕后推手,拿得一手好牌却让自己打得稀烂

Di Pubblicato Gennaio 03, 2019

近日,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计划登陆创业板的一纸招股书,将这个《中国好声音》的幕后推手再次推到台前。

从曝光的财务报表,我们除了可以看到一个超级IP《中国好声音》就让灿星狂揽28个亿外,更多的则是这个昔日贵族令人震惊的没落速度。

在2015年创下27.1亿营收与8.1亿净利润高峰后,灿星迅速进入下滑通道,尽管过去三年吃掉了超过3亿元的政府补助,去年上半年形势更是急转直下,到了6个月3893万元政府补助也救不了的地步,主营业务收入2.6亿元,不到前一年全年的13%,营业利润930万元,更是只有前一年的1.7%,营收与净利润双双出现断崖式下跌,一朝回到解放前。

从出生到登上神坛,灿星花了六年时间,从登上神坛到打回原形,灿星又用了六年时间,前后12年里,这家第三方制作机构经历了一个抛物线的命运。

voiceofchina 1.jpg

衔着金汤匙出生却频遭大佬抛弃
2006年3月24日拿到营业执照的灿星是国内几大知名第三方制作机构中较晚却是最幸运的一个。

作为全球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布局中国市场的一枚棋子,灿星是前者旗下星空卫视进入中国时专门成立的制作公司,隶属于星空传媒中国。

默多克原本对星空传媒中国寄予厚望,打算借助该平台将其帝国丰富的产品引入中国市场,同时又将一些极具中国特色的产品带到世界,并计划发展为一家涵盖节目制作(灿星)、电视(星空卫视、CHANNEL V音乐电视)、电影(华语电影片库)、艺人经纪(梦想强音)的综合性娱乐传媒公司,谋求在香港上市。

前六年里,灿星一直扮演着幕后英雄的角色,直到2012年才首次站到镁光灯下。当时,灿星从一个名叫Talpa的荷兰公司买下了“The voice of China”版权,改头换面后打造出令国人耳目一新的音乐类真人秀《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并一炮而红,总决赛收视率一度突破6%,成为一段传奇,彼时国内综艺市场上几乎没有能与之抗衡的节目。

voiceofchina 2.jpg

这并未能打动默多克,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实现自己的宏大构想后,新闻集团于2014年毅然决然地抛弃灿星、梦想强音等资产,国内电视界教父黎瑞刚掌舵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和星空管理团队接盘,成立星空华文传媒,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占53%,黎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灿星的掌舵人。后来,灿星管理层田明、金磊又通过MBO(管理层收购)吃掉了默多克剩下的47%股份。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黎瑞刚与田明、金磊等均来自上海文广系,灿星凭借深厚的人脉,长期牢牢地把持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长三角地区三大主力台的黄金资源,随后又将触角伸向CCTV,引入国外版权作品稍加改进、延伸后通过这些顶级渠道输向全国。在几大知名的独立制作机构中成立时间较晚的灿星却成功后来居上。

高处不胜寒。

在传媒行业侵淫已久的黎瑞刚继新闻集团之后也很快开始大撤退。2015年12月31日以前,灿星的股东一度只有上海星投一家股东,后者正是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通过上海星烁拥有34.18%权股的一家企业。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运作后,黎瑞刚目前在灿星中实际控制的股份已经不到11%,2018年初甚至舍弃了董事长头衔。

灿星主业单一,发展前景有限,或许成为黎瑞刚与默多克的共识,而灿星近三年来过山车般的业绩表现也证实大佬们并非浪得虚名。

错失新媒体时代
如果说主业单一是灿星先天的不足,那么,因错失新媒体时代而迅速放大灿星的风险就完全是一场人祸了。

在电视媒体为王、视频网站浮出水面时,灿星奉行的是“先台后网”的思维模式,即所有新节目在电视台播剩之后再放到网上播放,“我们在互联网平台观察了很久,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踏入,因为它的商业模式对于制作公司来讲是不成立的。”

他们低估了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与剧烈程度。

voiceofchina 3.jpg

2015、2016年,前10大网络播放量综艺节目中只有一档网综节目,但到了2017年,网综已在该榜单上占据三个席位,网综市场经过数年孕育,腾讯、爱奇艺等优秀的平台不再满足于灿星们的残羹冷炙,转而搭建团队自制节目,直接引发优质网综的井喷,《奇葩说》、《火星情报局》、《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吐槽大会》等层出不穷,更致命的是,人们的观视习惯也在悄然改变,无数的观众,尤其是年轻一代纷纷抛弃电视,涌向在线视频网站,智能手机成为随时随地追剧的利器。

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586家机构获准开办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其中,腾讯、爱奇艺和优酷三大视频网站在用户流量、内容生产、商业模式等方面发展迅速,占据领导地位,哔哩哔哩、搜狐视频等第二梯队紧随其后。这些实力雄厚、机制灵活的平台利用大数据不断创新视频制作模式,优秀的制作人纷纷投奔至视频平台,前几年,灿星员工总数一直维持在610人左右,去年6月底已骤降至543人。

2018年上半年,后知后觉的灿星终于开始行动,与优酷一起制作出《这!就是街舞》,遗憾的是,小心翼翼的田明采取了受托承制方式而非合作分成,尽管该节目据说反响良好,但灿星仅收获菲薄的制作费,而负责该合作的优酷杨伟东不久前因贪腐落马,后续会有多大影响还未可知。群邑智库《2018年1-7月热门网综回顾》报告显示,去年1-7月,网综在前100综艺中占36%,流量约153亿。在如此庞大的流量池中,灿星几可忽略不计。

一步错,步步错。

随着新兴制作团队对网络受众群消费行为的洞察越来越深入,积累的大数据越来越丰富,推陈出新将越来越容易,而灿星这些老牌的制作机构转型的机会也就越来越渺茫,面临进加速边缘化的危险。

接连踩雷:乐视、巴士在线、金嗓子一个都不能少
雪上加霜的是,在主营业务不断滑坡的同时,灿星不断踩雷,乐视、巴士在线还有金嗓子都让田明撞上了。

voiceofchina 4.jpg

2016年亏损2.22亿元的乐视网资金紧张,当年底即以1.16亿元的欠款荣登灿星五大应收账款客户第四名,贾跃亭跑路后,乐视持续恶化,除了归还3000余万外,灿星再也没能从这家原本与优酷、腾讯、爱奇艺并列为四大视频平台的企业拿回一个子儿,在灿星2017年末、去年上半年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名单上,乐视一直稳据重要地位,随着乐视退市成大概率事件,剩下的8030万几无收回的可能。

曾经以一款咽喉含片扬名立万的金嗓子也给灿星重重一击。这家偏居于广西柳州之隅的企业2016年2月推出金嗓子食品,曾经依靠广告发家的它再次将希望寄托在广告中,旗下饮料产品上市当年就大手笔赞助《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等娱乐节目,试图提高产品曝光度。

投入巨额推广资金后,金嗓子食品折戟沉沙。除了与经销商各种扯皮外,金嗓子食品与广告商之间同样一地鸡毛,在灿星2018上半年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中以5076万元的总金额名列第三位,仅次于乐视。

因核心管理人员失联而闻名的巴士在线同样是灿星的欠债大户,以2167万的金额暂在最新应收账款名单上位列第五位,该公司多个业务板块已陷于停顿,灿星能否收回该笔款项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结语
人们推出资本市场的初衷在于,帮助有潜力的企业快速成长,并与更多的投资者分享发展成果,但并不是每一个寻求上市的企业都持这个目的,我们已经目睹了无数IPO后即变脸的例子。那么,最为辉煌的时候没能登陆资本市场的灿星,在急速坠落的时候究竟为了与投资者分享发展成果而上市,还是迫切渴望套现离场呢?

Letto 661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