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中只剩下了桥”|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自嘲是“桥痴”

Di Pubblicato Ottobre 25, 2018
1982年参加工作以来,我是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接着不断地在干。我周围的同事说我有点工作狂,有点“桥痴”了,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先去看那个城市的桥。我的生活中只剩下了桥。
 

文|新京报记者 周小琪 实习生 侯轶

编辑|胡杰 校对 | 郭利琴

►本文约2513字,阅读全文约需5分钟

10月23日上午,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在广东珠海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仪式,宣布大桥正式开通。

港珠澳大桥总长约55公里,跨越伶仃洋,将香港、珠海和澳门三地连接在一起,创下了世界里程最长、预期寿命最长等多项“世界之最”。

从2002年算起,大桥从提出设想、立项、修建到完工共历时16年,总设计师孟凡超见证了全过程。

59岁的孟凡超自嘲自己就是个“桥痴”,中学时学到课本里的赵州桥,让他慢慢对桥梁产生了热爱。大学学的专业是桥梁与隧道设计,曾主持设计杭州湾大桥、青岛胶州湾大桥、马来西亚槟城二桥等多座跨海、跨江大桥。但对他而言,设计港珠澳大桥仍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电话里,孟凡超难掩兴奋之情,在他看来,港珠澳大桥的修建,标志着我国已经进入了世界大型跨海交通通道建设的顶尖行列。

t22.png

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孟凡超。图片来自网络

世界顶尖的跨海大桥

剥洋葱:作为总设计师,你什么时候接到设计港珠澳大桥的任务?

孟凡超:2004年初,我开始承担港珠澳大桥的可行性研究工作。

剥洋葱:此前有没有想过在粤港澳之间修建一座大桥?

孟凡超:上世纪80年代,香港方面的商业人士提出要建伶仃洋大桥,连接香港和珠海,我也参加了伶仃洋大桥的可行性研究工作和初步设计工作。虽然国家批复同意了修建伶仃洋大桥,但是由于当时技术不太成熟,所以一直搁置了。

剥洋葱:现在的港珠澳大桥是不是伶仃洋大桥的替代品?

孟凡超:伶仃洋大桥的项目还在。在我看来,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对交通的需求也就会越来越旺盛,伶仃洋大桥有朝一日还是会建的。

t23.png

2018年7月17日,香港,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及香港段局部。 张炜(香港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剥洋葱:港珠澳大桥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孟凡超:港珠澳大桥是我们粤港澳大湾区的东西向通道最重要的一个,直接联络港澳粤三地,让粤港澳大湾区实现同城化、一体化。

像其他世界级的大湾区,东京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等等,实际上也都是通过同城化的交通来保证居民生活便利的。

剥洋葱:港珠澳大桥的建设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可不可以说我们中国的桥梁建设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的水平?

孟凡超:就港珠澳大桥的综合水平而言,已经进入了世界大型跨海交通通道建设的顶尖行列,但不代表我们国家整体的桥梁水平达到了顶尖水平。

它的寿命远不止120年

剥洋葱:港珠澳大桥设计修建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难题?

孟凡超:比较大的一个坎儿是珠海和澳门对大桥登陆点产生了分歧。出于城市利益的考虑,珠海希望设置在穿过澳门的横琴岛,澳门希望设置在珠海的情侣路,很难协调。有一次,我从澳门返回珠海时,发现珠澳两个关口间有一片宽阔的过渡地带。我没有带尺子,就直接用脚步去丈量,大约60步,作为登陆点正好合适,事情也就解决了。

剥洋葱:大桥的预期寿命是120年,后期要怎么来维护这个桥呢?

孟凡超:120年寿命是我们的目标,但是我认为它的寿命远不止于120年。我们现在管理养护的原则就是无盲区、全方位,都要可达、可检、可修、可更换。一般像斜拉索、桥面的护栏杆啊,到了一定年限是可以更换的。但有些大桥的永久结构它是换不了的,我们就要保证它120年以上的寿命。

剥洋葱:17级台风“山竹”来的时候,有传言说大桥只能抵挡16级台风?

孟凡超:大桥建设和大桥设计时,我们关注的是风速。一般来讲,台风等级越高,风速也越高,但是设计大桥不是把台风等级直接跟大桥的抗风能力挂钩,请大家理解。

我们在伶仃洋两个小岛上设置了气象站,对风速进行过测算。结果证明,港珠澳大桥可以抵御每秒100米以上的风速,而山竹大概是每秒50米,所以大桥的抗风能力是足够的。

t24.png

2018年5月23日,港珠澳大桥。图为西人工岛。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剥洋葱:伶仃洋是“水中大熊猫”中华白海豚的栖息地,大桥的修建会不会对它们的生活产生影响?

孟凡超:确实有一些环保专家提出过意见,他们建议要不绕行、要不就不要建。我们就进行了环境评估,投入了两三亿的资金来保护白海豚。现在大桥已经建成了,在大桥建设八年左右的施工期内,对白海豚的负面影响远远低于之前的预期。

剥洋葱:当时在设计这个大桥的时候,人们提出了三种方案:全桥、全隧、桥岛隧,最终采用的是桥岛隧。但你提到过你个人更偏爱全桥的方案,会不会有点遗憾?

孟凡超:不遗憾,我觉得作为世界级的超级工程,应该是科学合理的选择工程设计方案,不能凭个人好恶。

大桥上一处一个景

剥洋葱:在大桥上开车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孟凡超:我记得16年大桥一贯通,我就在桥上开始跑了。在伶仃洋上奔驰的感觉很享受,大桥像龙腾虎跃一样,跌宕起伏,蜿蜒地横卧在伶仃洋上。沿途的建筑景观艺术都不一样,有中国结的塔、海豚的塔,还有隧道、人工岛,一处一个景,很适合旅游。

剥洋葱:大桥的旅游价值很高,但目前只有持粤港两地牌照的车辆才能通行。

孟凡超:对,所以我希望特区政府能进一步开放港珠澳大桥自驾游的政策。

我也建议,香港那侧的桥头附近多建几个大型的智能化、现代化的停车场,供内地的游客自驾游,也可以拉动香港的就业。如果一天有几万辆车,停在车库里,收费也是很可观。

t25.png

2018年5月22日,珠海,港珠澳大桥。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剥洋葱:港珠澳大桥的成本非常高,之后要怎么收回成本、盈利?

孟凡超:大家看得见、摸得着的就是过桥费。我记得我们做研究预测过,通过过路费收回成本的话,大约30来年。

但对这种国家战略性的交通基础设施,不能只用过桥费来衡量。它将粤港澳连接在一起,可能产出的经济效益是巨大的。

凡是我设计的我都满意

剥洋葱:港珠澳大桥完成后,你还有什么别的工作?

孟凡超:我现在还担任装备化钢结构桥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理事长,想把自己几十年的工作经验经历和一些好的理念推广和实施,带动整个桥梁行业的整体发展。

剥洋葱:明年12月你就退休了,退休后有什么打算?

孟凡超:还是听从国家召唤,我想国家也是希望我继续发挥余热的。

剥洋葱:在你的桥梁设计生涯中,最让你满意的作品是什么?

孟凡超:港珠澳大桥我很满意,青岛胶州湾大桥、杭州湾大桥我也很满意,凡是我设计的我都满意。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我认为我都把它做到了极致。

1982年参加工作以来,我是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接着不断地在干。我周围的同事说我有点工作狂,有点“桥痴”了,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先去看那个城市的桥。我的生活中只剩下了桥。

剥洋葱:有没有你非常想挑战的桥梁建设工程呢?

孟凡超:琼州海峡、台湾海峡、渤海海峡这三个交通通道,将来也应该是国家级世界级的超级通道,可能需要更大的智慧和勇气来建设。

Letto 536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