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名员工烧伤!浙江老板贱卖房子车子给员工治病

Di Pubblicato Maggio 17, 2018

今天是第36天。

如果不是4月11日店里的这场大火,老板殷论杰仍然开着宝马,住在面朝奉化江的豪宅里。

 

治病

现在,豪宅已经仓促成交,价值600多万的豪宅匆忙卖了438万,一家三口在某安置小区租了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安身;早在上个月,他把当初70万买下的宝马卖了39万。

数百万的身家,一下子被掏空了。可是,这些套现的钱,还远远不够。

病房里,17名不同程度受伤的员工,正等着他救治。

要让所有员工获得治疗

川味人家是宁波的一家川菜馆,最早开在老江东王隘路上,老板殷论杰经过十多年的辛苦打拼,开出了4家分店。

其中一家店位于奉化金钟广场。4月11日下午4点多,一场大火意外降临了这家川菜馆,17名在饭店忙活的厨师、服务员,不同程度被大火烧伤,住进了医院。

殷论杰知道消息的时候,还在宁波,赶去奉化路上,他给几个铁哥们打电话筹钱。

川菜馆的扩张,也代表流动资金的局限。他手上的流动资金只有十几万,这些钱,他意识到远远不够。

9个最要好的兄弟赶到他身边,他们把银行卡里的钱都拿了出来,有的几万,有的十几万,包括自己的钱,总共筹了70万元。

“那个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两个字,筹钱。”

在医院看望受伤的员工时,他发现,这些钱远远不够。仅仅烧伤的前期处理,起码也要一百多万,后续包括植皮、整形等治疗,他算了下,一千万都不够花。

医院里,烧伤员工的家属陆续赶来。他们担心的,不仅仅是家人受伤,还有老板负不负责任的问题。

奉化的这家分店,是由一名股东全资加盟,殷论杰并没有投入资金。

如果你是他,你会不会推卸责任?

在病房里,殷论杰带着其他几家分店的经理,向受伤员工的家人承诺,他承担一切的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只要我活着,只要他们还没出院,哪怕我倾家荡产,哪怕在天一广场跪着,也要把钱跪出来。”

“不管五年十年十五年,直到所有员工都获得治疗。”

卖车卖房
给员工治病是眼前第一件事

站在窗边,脚下是滚滚的奉化江。殷论杰这套在万科金色水岸小区的房子,可以称得上是豪宅江景房,170平方米,室内有价值20多万的定制真皮沙发,各种配套家具,显尽奢华气派。

如今,他和妻子、17岁的女儿一家三口窝在某安置小区的出租房里,和从前相比,简单,寒酸。

火灾发生一周后,殷论杰开了3年多的宝马535,卖了39万元,换了一辆4万不到的二手车。而这套房子,当年他花了438万买下,花了60多万元布置,经过几年房价蹿升后,急急忙忙出手的价格是438万,还打包了房子里所有的布置。

“如果不急卖的话,房子能多卖100多万吧。但是,豪宅价格高,不好卖啊,把室内的家具打包送给他,多多少少也能加个几万,反正,租的小房子也用不上。”他唏嘘说。

交易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是自己多年辛勤攒下的家业,最终拱手与人;另一方面,受伤员工的医药费暂时不用担心了,心里松了口气。”

殷论杰是奉化农村的,父母务农,初中毕业后,他先是在工厂做工,后来到宁波学厨师,从学徒做起。

那时候,条件很艰苦,学徒还不包吃住,母亲从亲戚朋友那里,一家一二百块,凑了1100元钱给儿子。殷论杰就这样带着一张竹床和一床被子来了宁波,师傅好心,收留他在家里安了个床。

他身上穿的衣服、脚上的皮鞋,都是破了补补再穿。

一年后,因为勤奋好学,他做到厨师长,日子才慢慢好起来。结婚后,他想创业,问同事朋友借了点钱,宁波菜成本相对高点,后来就选择做川菜,在王隘路上开了一家川菜馆,也就是最早的川味人家。

经过十多年的打拼,他开出了几家分店,现在,一场变故,他一下子又回到了原点。

殷论杰说,虽然住在租的房子里,但是妻子和女儿都很理解他,就连在老家70多岁的妈妈也支持他,“我妈说,员工出了这样的事,自己住着大房子也不安心,治病才是眼前第一件事。”

员工们站了出来
老板我们一起来承担

看上去沉着镇定的背后,殷论杰背负着难以想象的压力。

“说实话,对外总说没事没事,心里还是很难过。卖房卖车,谁不心疼,可是比起躺在医院的他们,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出事到现在,他的睡眠时间完全乱了,每天凌晨两三点钟才睡着,睡几个小时又醒了。

他最揪心的,是怎么去筹钱。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过,员工竟然会给他一份厚礼。

4月15日,是川味人家发工资日。那天下午,殷论杰在南部商务区的办公室里,几个店长和大厨进来,他们在办公桌上放下几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是一捆捆的钱,总共有21万元。

这是三家分店61个员工的工资,他们取到工资后,除了部分留了几百块钱外,其他自发交到了分店经理手上,让他们交给殷论杰。

殷论杰想过,店里出事后,员工可能会有人因此辞职,但他绝没想到,不仅没有一个员工离开,居然大家都捐出了工资。

“他们说,老总你放心,不用操心店里的事情,伤员的事情,我们几家店也想好了,医院的伙食伤员和家属吃不惯,我们给他们煲汤、送饭、送菜。”

“当时,我的心情很沉重,不知道是收下来好还是不收好。想到怕伤大家的心,还是先放着,而且,那时候现金也没怎么到位,万一有变化,临时可以用一下。”

殷论杰最终还是没有用这笔钱。

他的遭遇被发到网上后,政府、企业、个人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总共收到了34万多元善款,加上卖车的钱,总共一百多万,前期的费用算是够了。员工的这笔钱,他最终还是原封不动地打到了员工卡里。

“我之所以能够支撑下来,是员工们对我的信任和理解。” 殷论杰说,那时候的他,其实是很脆弱的,如果有一点点打击,说不定也就倒下了,“没想到,员工给了我这么大的力量!”

如今,加上卖房的这笔钱,他说,虽然缺口很大,但是应该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

殷论杰带着员工们感谢好心人的帮助

总共费用可能需千万
万幸一切都在好起来

郑婵婵是川味人家南部商务区旗舰店的经理。每天下午3点左右,她会准时到宁波市第二医院看望住院的员工,给他们带去店里煲的汤、水果等。

她的表妹今年23岁,是这次火灾受伤最重的3个人之一。

作为家属,她唯一的要求是把伤员都救助好。作为员工,一个跟了殷论杰十年的员工,她突然第一次发现,这个长相粗犷的男人,是那么有情有义。

“出事当天,虽然我当时没有多想,但是心里头也闪过一个念头,毕竟涉及那么多伤员,那么多医药费,老板会不会推卸责任。”

在她眼里,殷论杰是个对员工要求十分严格的老板。除了刚上班那会,可能是“优待”新人,殷论杰没怎么责备过她,一年后,当她有了点资历,殷论杰反而对她更严了,尤其是店里的服务,犯了一点点错误,都会指出来责备她。

“我们都挺怕他,但是又不得不服他。”她说,以前,店里效率低,上菜高峰期,经常“打乱仗”。后来,老板规定,上班时间所有人员手机交到吧台保管,30分钟以内上齐客人点的菜,“当时我们背地里都埋怨他,觉得不可能,后来,按照他说的去做,还真做成功了,手机上交,提高了做事效率、上菜速度。”

除了在工作上严厉以外,她说,殷论杰对员工都很好,员工有什么困难,都会出手帮忙。去年春节,店里的一位大厨回老家过年,因为刚买了车,手头紧,他马上给了几千块。“员工的妈妈到宁波来看病,也是他忙里忙外,既联系医院,又开车接送。”

病房门口,李雪兰来看望弟弟。她的弟弟18岁,刚到川味人家上班没多久,这次受伤烧伤面积达32%。

看着弟弟的样子,她心疼得直掉眼泪。“他还那么小,人生才刚起步,现在要留下疤痕,毁了容。”

刚出事那会,他们慌得不得了,直到殷论杰站出来,表示负责的时候,心里才慢慢安定下来。不过,她仍然有些担心,“听说,前期的治疗费用已经100多万了,后续会更多,他还应承给弟弟整容的费用,这些又要好几十万吧。”

殷论杰让她不用担心,“不管是新员工还是老员工,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会负责到底。”

现在,那些从老家赶过来的伤员家属,多的时候曾有200多个,看到亲人的伤势稳定下来后,仅留下几个照顾,其余都回到了老家。“我们相信他。”一名伤者家属说。

前天,川味人家大火事故中,重症监护室最后一个烧伤员工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一些伤势较轻的伤员已经出院,他们或者回老家,或者住到专门为他们租下的三室一厅的房子里,有专人为他们烧菜做饭。

一切,都在好起来。

川味人家的事故报告也快出来了,火灾起因,到底是什么?

殷论杰说,“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我老板的责任。”

来源:都市快报

Letto 824 volte Ultima modifica il Giovedì, 17 Maggio 2018 15:34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